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巧风 > 正文

新华国际时评:“无法呼吸”,一个难以挣脱的美国梦魇

摘要: 新华社华盛顿5月25日电 题:“无法呼吸”,一个难以挣脱的美国梦魇 新华社记者...

  新华社华盛顿5月25日电 题:“无法呼吸”,一个难以挣脱的美国梦魇

  新华社记者许缘

  美式人权的袍子做得再华美,也盖不住它里面爬满的蚤子。两年前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“跪杀”时“无法呼吸”的哀求声犹在耳,5月15日一起针对非洲裔的恶性枪击事件又夺去十人生命――在美国,少数族裔难以挣脱“无法呼吸”的梦魇,更妄谈其他人权。

  弗洛伊德之死揭露了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,但美国政客无动于衷,美国政府无所作为。尽管事后少数族裔的抗议示威活动覆盖了全美,并得到多国民众声援支持,但今日美国和两年前相比没有丝毫进步。涉嫌杀害弗洛伊德的白人警察肖万虽已被送上法庭,但两年来,警察暴力执法造成的流血事件并未得到控制。美国非营利组织“警察暴力地图”的数据显示,2021年美国仍有至少1124人死于警察暴力执法。

  除了暴力等非正常死亡,少数族裔在经济危机、大灾大疫中也是受冲击最严重的群体。有数据显示,截至5月4日,每291名非洲裔美国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疫情。在美国,人权是政客们用以粉饰政绩、吸引选票的噱头,是他们攻击别国、诽谤造谣的手段,却是一代代少数族裔付出生命代价仍难换来的奢侈梦想。

  究其原因,种族主义根植于美国文化基因中。早在殖民地时期,盎格鲁-撒克逊白人新教徒获得了政治、社会等领域的优势地位后,便开始在当今美国这片土地上系统性推行基于白人至上主义的政策,对印第安原住民进行种族清洗和屠杀。之后,从大量非洲奴隶被劳役虐待致死,到臭名昭著的《排华法案》,美国犯下的种族主义暴行罄竹难书。西班牙《国家报》曾刊文指出,美国历史在一定程度上是种族主义的历史,种族主义“将美国国旗的条纹变成裂痕,将星星变成坑洼”。

  美国的种族主义是历史和现实问题,也是结构性问题。对少数族裔的歧视、压榨、迫害等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“种族主义之癌”已经深入骨髓。美国政客们从未认真倾听民众声音,从未真正关心少数族裔的群体命运,他们所做的“反思”流于表面,作秀感十足。无论是民主党人提出的削减警察部门预算主张,还是共和党人喊出的“法律与秩序”,最终都成了漂亮口号,并未对实行警务改革、避免暴力执法起到实质性的推动作用。在国会的“激情演说”或许能帮助议员们赢得选票,但无法挽回在警察暴力执法中逝去的生命,难以抚慰受害者破碎的家庭,更不能从根本上消除少数族裔长期遭受的系统性种族歧视。

  美国是时候正视自身弊病了,是时候努力改善本国人权状况,而不是“内病外治”,无底线向外甩锅栽赃。近年来,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势力日益膨胀,并走向极端化和暴力化。不仅是非洲裔美国人,拉丁裔和亚裔也长期遭受种族歧视,生命安全不能得到保证。新冠疫情暴发以来,一些美国政客为推卸防疫不力的责任大肆对亚裔进行污名化,导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暴力仇恨犯罪在全美激增。尽管如此,华盛顿的政客们依然恬不知耻地把“人权”二字挂在嘴边,对外界批评置若罔闻,反而对他国指手画脚、妄加指责。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・沃尔特尖锐地指出,美国“必须首先解决国内出现的问题,并重新思考如何与世界其他国家打交道”。

  弗洛伊德事件无疑是美国人权史册上的污点。但两年过去了,美国政客依然故我,少数族裔“无法呼吸”的梦魇依然萦绕。尽管一些有良知的人呼吁政府改弦更张,然而政府依旧不肯作为。可以预见的是,在这样的社会中,“弗洛伊德们”的悲惨命运注定会持续下去。

发表评论